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清江人家

醉文学,最新闻,罪生活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◇◇昵称夷水渔翁,新华社、人民图片、光明 图片、中新社、东方IC、国家摄影签约摄影师,湖北省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会会员,湖北教育报刊社品牌刊物《初中生天地》创刊人之一。曾任小学、初中、高中语文教员和建始网主编、《恩施日报》驻建始记者站记者、建始县委办公室干部,现供职于建始县委组织部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光阴流转 老万的船将交给小万  

2010-12-07 15:33:55|  分类: 推荐阅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光阴流转 老万的船将交给小万 - 清江樵夫 - 清江人家  

图为:现在,每天依然有不少人乘船过渡

    楚天都市报消息(记者谈海亮 贺俊 王功尚 通讯员向继武 摄影:记者陈勇)大沙河两岸光阴悠悠。南北两岸人家的日子,在万家三代艄公的桨声中随水而逝。

    百年以来,山外世界已经悄悄改变了这片宁静的土地。10天前,火车开始在宜万铁路上穿隧过桥,呼啸声溶在河山溪树间,老万听不见。他仍日复一日地默默摆渡,虽然10年来过河的村民,已在陆续减少。

  那一年,南岸人家买回黑白电视机

    南岸花尖角山下,当年的18户村民,已有12户搬离。1997年,渡口上游1.5公里处,汪家寨大桥落成,加之南岸的村民早已不多,在山峡密布、溪河如网的建始大沙河地区,连大多数过渡的村民也并不认为有必要耗费巨资在渡口修一座桥。

    老万家的义渡因此而继续保留下来。15年来,村里的土坯房、石头屋慢慢变少,平房、小洋楼一栋栋竖起来。南岸第一户人家崔祝清,20多年前就盖起了平房,正是万家第二代艄公万术荣的渡船,帮他们将水泥、钢筋运到对岸。

    1984年,崔祝清卖了桔子,花400元从城里抱回了一台12英寸黑白电视机。那时候,这个藏着人像、会说话的匣子,对山民们而言可是个稀罕玩意。一扭开关,山外世界的光影开始投射在这片土地。

    彼时,万术荣住着土坯老屋,每天平静地划船。当地政府对义渡的补贴是每月80元,而一旦接手负责义渡,自家地里的农活根本无法顾及。万术荣去世前,万家后人们大都是上有老、下有小,个个张嘴要吃饭,接手义渡的任务,最后落在了子女们都已成年的万其真身上。

    至今,万其真家都还是村里比较贫困的。老万不识字,也不爱看电视,他有他的想法:“认了这个职,就要负这个责,要安安心心把事搞好,生活上高不走就高不走,慢慢想办法,过的是天天日子,只要求没有饿肚子就可以了。”

  年轻人去了南方,回家盖起了小楼

    29岁的村民崔应红正在装修房屋,两年前,他们两兄弟从南岸搬到了北岸。老万的船,曾连着他走出大山的路。“从记事起,我就是坐他的船过河。”昨天,崔应红抱着10个月大的儿子,坐在渡口小屋旁,和老万唠家常。

    7岁开始,崔应红背着书包,到对岸4公里远的蟠龙小学上学。上初中时,崔应红要到15公里外的河水坪中学住宿,老万对当时唯一一个南岸学生娃上学、放假的时间,记得非常清楚。每逢星期天下午,他背着咸菜和米,朝着北岸喊声“表爷爷”,老万的船便从河面对岸划过来。上学的第一段路,便是坐着老万的船。

    1998年初中毕业后,崔应红没有继续念书,背着行囊去了广东打工,在一家1000多人的玩具厂从基层干起,最后成为管理人员。两年前,他在网上偶尔看到了老万的故事,熟悉的乡情瞬间涌上心头,只差没有落泪。“我告诉工友,那就是小时候渡我过河的人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年轻人越来越多地出外打工。3年前,老万的两个儿子终于用打工攒下的钱,为家里盖起了两层高的楼房。

    父亲要义渡,离不开渡口,家中没有男劳动力终归不行。几年前,儿子万芳权从浙江打工的工厂辞去工作,回到县城找了份做建筑模板的工作,按天计酬,如今每上一天工能拿90元。闲时,他帮忙摆渡,让父亲歇息一下。

    越野车开到渡口,老万上前摸了摸

    在岸边,还有一条柴油机动船,万芳权是唯一会开这条船的人。这条可载30人的机动船,是建始县地方海事处购买拨付,专为大沙河渡口涨水时预备的,万芳权负责管理这条船。

    去年夏天,建始县地方海事处在渡口旁修了一条简易水泥路,并新盖了一座小平房,为老万提供休息之处。不过,闲暇时,老万更愿意待在河边的小石屋旁。

    老万年纪大了,过河的人多时,一天的船撑下来,经常腰酸背痛。有人问起大儿子万芳权,未来,他是否会接着父亲担下义渡的责任。老实的万芳权会坚定地表示,自己将接下义渡,然而,当再被问及接下义渡责任后,家里过日子的钱,女儿以后上学的钱该从哪里来时,万芳权显得有些惘然。毕竟,如今一个月540元的义渡补贴,无法敷住五口之家的开支。

    就在前不久,大沙河村的一个农民企业家谭大成父子,看上了这个渡口,准备将渡口开发成一个旅游景点。上游1.5公里处,谭大成父子已经动工开建一个休闲山庄。“宜万铁路通车后,来这里的游客就很方便了,已经有很多投资者来考察。一旦开发成功,我们可以让老万家在渡口上班。”谭大成站在渡口旁,雄心勃勃地描绘着这里的未来。

    连续多天,有意向来此考察的投资者,将越野车开到了渡口的小屋旁。老万休息时,会饶有兴趣地走近越野车,伸手摸摸。他的大孙子万秋林,初中毕业后没有再读书,这个烫着时尚发型、穿着牛仔裤的15岁男孩,黑色着装上印着英文字母,他对车很感兴趣,想去城里学汽车修理。

    老万对外来客突然来临的新奇很快消失。看看越野车之后,他走回小屋旁,眯起眼睛晒太阳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