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清江人家

醉文学,最新闻,罪生活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◇◇昵称夷水渔翁,新华社、人民图片、光明 图片、中新社、东方IC、国家摄影签约摄影师,湖北省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会会员,湖北教育报刊社品牌刊物《初中生天地》创刊人之一。曾任小学、初中、高中语文教员和建始网主编、《恩施日报》驻建始记者站记者、建始县委办公室干部,现供职于建始县委组织部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清江,我永远的故乡  

2010-08-12 03:24:45|  分类: 推荐阅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对于清江,我并不陌生,那是养育父亲的故土,后来与清江毗邻而居,虽同饮一江水,但因为种种原因,回一次清江似乎真成了一种奢侈。小时候曾傍着父亲母亲的臂膀在故乡的水边欢呼雀跃,时过境迁,已渐成夜夜迂回的梦。每每忆起,总因了太多间架的缺失,而让回忆显得支离破碎。孤单寂寞的日子里,便独自行走在关于故乡和清江的文字里,去默默体味独属故土的那份钟毓灵秀,那份雅致精巧,那份清幽静谧,思乡的情结便更紧的萦绕上心头。

回到梦中清江,缘于五月里文友间的一次聚会。

刚下汽车,一衣带水的小城便呈现在视野里,而清江就静静的流淌在脚边,我有些迫不及待要去清江边走走。朋友甜甜的说笑,莫急,晚上去听清江水,只有夜晚的清江才是最迷人的。

吃过晚饭来到江边,已是暮色四合时分。江面上有几只小渔船,朋友说那是晚归的渔民在赶着回家,匀速摇动的双桨轻轻的划开江面,复又合上,那份不急不燥的模样,不像是风尘仆仆的归者,倒像是赏景拜月的旅客,生我者父母,养我者清江,将一颗疲惫的心安放在清江的静谧里,莫不就是回到了母亲的怀里一样安然与恬适!

小时候,曾无数次看到门前的河边,那些打渔人勿勿忙忙的赶路回家,在儿时的眼里,那是一道赏心悦目的风景,一叶轻舟,两支摇橹,人在江上,该是何等的惬意。可惜近年来的过度开发投资,让曾经清澈的江水,流淌了太多浑浊的眼泪,那些曾经晃荡在童年记忆里的轻舟双桨,已成渐行渐远的风景,不能不说是一种怅然。

此时的江那面,有几盏明亮的灯火,想必一定是渔人心中的港湾吧。江边的路灯,映照着渔人的脸,那样的从容,那样的恬静,岁月沉淀在他们的脸上的,一如清江水一般的从容不迫,急也好,缓也罢,都是单纯而又快乐的生活,最后到达的必是那段归家的路。朋友说,当她孤单无助的时候,惆怅抑郁的时候,就常常来到江边,席地而坐,静静的,看江水在月光中、在路灯下,泛着些幽微的光泽,羞涩的江水似诉说,似抚慰,心中的不快与怅惘便会烟消云烟。

我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。

此时的清江,说是流动的,却又看不到它来至何处,又将归于哪里,说它是静止的,可它分明是如此的清爽与干净——没有活水,哪得清渠?此时的清江,你只需静静的听,听它在那里静静的对你倾诉,若你心中有尘埃,它会还你洁白的灵魂,若你手中有裂痕,它会温柔的帮你堵上,在这里,所有的大智大勇,大是大非都遁于无形,留于你的,只是超然物外的豁然开朗,放下,当下会安心。在月光里,听清江水,该需要何等的雅致情怀!读它的青、绿、和谐、静雅,它的那种羞涩之外的旷达,精巧之中的博大,又该是浸淫俗世的我们要修得几何才敢消受。

生于清江的人们是有福的。

对面的如黛青山,此时在月光里,在暮色中,成了黑黝黝的一片扑面而来。有山便有水,山水唇齿相依,山给了水希望,水给了山营养,在生命诞生的刹那,它俩便携手从远古走来,走过洪荒,跨过激流,历经无数的兜兜转转,一切终于尘埃落定,便成就了今日清秀的八百里山水画廊。山是雄奇而憨厚的,它用伟岸的身躯阻挡寒流对水的侵袭,用宽阔的肩膀给水于萌凉,如庇护手中的珍宝,不让岁月沧桑它的容颜;水是温柔而含蓄的,它用娇柔的微笑默默的在山的脚边流淌,让山吸足养份,又毫不留情的冲走腐朽,让它更加的健壮峻美。

清江的山水是一对甜蜜的知心爱人。

不知何时,有高亢的土家山歌传来,哦,那该是热情爽朗的土家人在把酒对歌吧,清江养育了一批批文化衣钵传承者,也滋润了一幅幅嘹亮的歌咙,无论男女老少都能即兴来上两首,舞上几段,用土家儿女特有的灵性让土家文化薪火相传,生生不息,娱人娱己,舒心展意,该是何等的幸福。

夜色渐浓,江水渐深,有丝丝的江风凉沁过我们的心底,月儿悄悄爬上柳梢,正是我们沉浸其中不能自拔之时,江边新修的白玉栏杆和石板路与江水相映衬,白的清爽。静谧的江边,似乎只听得见我和朋友的呼吸声,我们聊发了少年狂,蹬掉鞋子,将脚放进江水里,轻轻的晃荡起来,江水柔柔淌过,好似母亲细心温柔的抚摸,舒爽与惬意无法言说,此时,做一株静静的水草,坦然接受江水的亲吻,应是世上第一乐事吧。

风儿拂过,江水终于伸了个懒腰,轻轻的在我们的脚上撞了一下,痒痒的,我和朋友相视一笑,江水定是在说,快回吧,小心着凉。

从此夜夜的梦里,我睡着、醒着,我是一只快乐的游鱼,在招摇的水草下悠哉游哉的游弋,青山万重,江水千里,却无时无刻不围绕在我的身旁,静如处子般的将我凝望。

一夜清江,从此夜夜念想,因为清江,是我永永远远的故乡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7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