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清江人家

醉文学,最新闻,罪生活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@清江渔翁,新华社、人民图片、光明 图片、中新社、东方IC、国家摄影签约摄影师,湖北省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会会员,湖北教育报刊社品牌刊物《初中生天地》创刊人之一。曾任小学、初中、高中语文教员和建始网主编、《恩施日报》驻建始记者站记者、建始县委办公室干部,现供职于建始县委组织部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湖北的简称是否应该改“鄂”为“楚”?  

2011-11-15 23:44:40|  分类: 推荐阅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 有消息称,湖北省荆楚文化研究会将组织对“湖北简称鄂,还是楚?”进行课题研究。据此,新浪微博甚至还搞了个“你觉得湖北的简称应该叫什么?‘楚’还是‘鄂’?”的网上调查,自然是各有一派支持者。如今的假消息太多,我疑心这一个属于此类。因为无论是“鄂”还是“楚”,名字而已,简称而已,符号而已,真的有那么重要吗?叫“鄂”不是空穴来风,叫“楚”也有一定的道理,但来来回回也就那么点儿纸面上的依据,弄个课题来研究,佐以科学论证的味道?太煞有介事了吧。而改还是不改,积经验来看,往往就是拍板人一句话的事情。

  在很多人看来,名字毫无疑问非常重要,否则,我们就无以解释全国各地风起云涌的地名更改潮了。石林、黄山、普洱什么的,直白得一览无余,浑然不理睬原名蕴藏的丰厚文化内涵,径由风物特产本身赤裸裸地披挂上阵,因为本地就这玩意最能吸引世人的眼球,还美其名曰“改名经济”。河南的周口要改“陈州”的时候,有人不是估算出“陈州”的招牌价值100亿元人民币吗?不知道他们后来改成了没有,改成的话印证了“空手套白狼”之不虚,没改成的话真是亏大了。改简称又是因为什么呢?也有无所不在的经济成分作祟?不得其详,但至少有这么个说法,叫做“鄂”字“不好听”,跟“恶”、“饿”同音。这当然怪不得产生这种听觉的人们,他们大概受传统文化的熏陶太深了。孔子当年过盗泉,“渴矣而不饮”,就是“恶其名也”。倘若今天仍然奉“名不正则言不顺”为圭皋,则要改简称的就不仅仅是湖北了。比如我所来自的黑龙江省,它的简称“黑”就得非改不可,“鄂人”、“鄂商”听起来,总比“黑人”、“黑商”要顺耳得多。不知道现居“黑省”的人们就此是否受到“鄂省”的启发,如果也提上日程的话,则我抢先建议简称“龙”,浑然天成,且是中华民族的图腾,一下子不知神气几千万倍。不过,这是哪儿跟哪儿呢,十足的阿Q相罢了!

  从历史纵深来考察,改地名倒是我们土地上习见的一种现象,尤以王莽时登峰造极。有人统计过,西汉末共有103个郡国,名字被王莽改了75个,占73%;1587个县,给他改了730个,占46%。(今天已经改了多少,大抵还没有如此用心的人。)因此我们在阅读《汉书·地理志》时就会发现有些很搞笑的地方,那就是大量郡县名字的后面都有小字标注“莽曰”,也就是王莽时期叫什么。举广东所在的“南海郡”为例,郡辖六县:番禺、博罗、中宿、龙川、四会、揭阳,其中在“揭阳”的下面,注释“莽曰南海亭”,意谓王莽把秦朝既已设置(且沿用至今)的“揭阳”,硬生生地叫了一阵子“南海亭”。即使在王莽当时,因为有的地方一年改名达五次之多,弄得连当地人也闹不清当地该叫什么,所以下诏书时还得同时附上原名。王莽这么热衷于改地名,是因为他泥古,认为改制后的一切都要符合古义,而今人则纯粹掉进了钱眼里。两相比较,谈不上孰优孰劣,五十步与百步之别吧。

  话说回来,如果关于“鄂”或“楚”的那个消息是真消息,那就意味着当下的改名潮有了升级版。不仅仅由改地名“进化”到了改简称,而且意味着本地特产风物摇身一变成为地名之改已经成了小儿科,毕竟那只涉及到县市而已,现在延伸到省一级了。这样的“敢为天下先”是否可取值得有关方面三思。至于这种以学术课题为“后盾”的做法无不无聊,就只能交给公众评判了。(潮白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